200万工程款,欠10个月一分不给?老板留“讨债遗书”自杀后获救

“希望我之死,可以正常执行合同,将应付给我们的款项付给公司,让员工可以正常生活……”

近日,一封2000字的“讨债遗书”在网上引发关注。留下遗书的男子名叫孙某印,36岁,是河北威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法定代表人。

孙某印在文中称,在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河北有限公司衡水分公司合作的软件开发项目中,遭遇对方不正常履行合同情况。在长达数个月的维权未果后,孙某印选择自杀。

“我们交付的项目已经正常使用10个月了,可衡水移动迟迟不肯验收。两百多万元工程款,衡水移动一分钱没有付。”9月13日,孙某印的哥哥孙先生向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透露,因迟迟没收到两百多万元工程款,让威云公司的资金链断裂。公司发不出工资,孙某印四处借债,50多人的公司只剩下7人,还背上了一身官司,“他扛不住了,9月10日吞下了安眠药。”

“我弟弟在‘遗书’中发布的内容,都是客观真实的,我们可以负法律责任。”孙先生透露表示,直到9月13日上午,衡水移动才组织了验收工作,但并未出具书面验收报告。“现场专家口头说了满意,客户表示使用正常,但移动那边表示要回去走流程。”

9月13日,衡水移动公司向潇湘晨报记者回应称,目前网上消息仅为孙某印单方面讲述,公司对此非常重视,正在依法依规的妥善处理中。“我叫孙某印,河北威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威云科技公司)创始人、法定代表人。这也许是我留在人间最后的文字……”9月10日,孙某印在网上留下一封长达2000字的“遗书”后,选择了自杀。

《遗书》中,孙某印称,“安平县建筑工地扬尘在线监测和餐饮业油烟在线监测系统县级平台项目,自2020年8月份起至现在,公司一直积极推动项目的开发、交付、验收等工作,于2021年7月6日被安平县某单位(最终客户)验收。该合同金额约253万,按合同约定、交付、验收合格后应付公司139万。”

“但客户给移动验收了2个月,移动却不肯给我验收,也不提出我具体关于合同约定中我应做却未做到的问题,只是因为客户没有付给移动公司,就不给我验收。但我和移动公司的合同,根本没有涉及到验收或付款的前置条件包括说客户付款才能给我验收。

孙某印在《遗书》中称,自2021年8月起,河北威云科技公司请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河北有限公司衡水分公司验收,并于9月2日与其项目经理、政企主任沟通,但一直遭遇推脱。

孙某印称,另外2020年与移动公司合作的冀州住建局供热平台项目涉及金额15万左右、衡水电大项目仍有尾款20万左右,至今也没办法推动。为了这些合作的项目,河北威云科技公司付出的各种成本、资金垫资、时间等已远超出公司司应该承担的部分,各个合同动辄拖延超过数月甚至一年,严重的影响到了公司的发展及人员的日常生活,目前已有数名员工通过劳动监察、劳动仲裁部门反映公司欠薪问题,孙某印个人也借尽了所有能借到的钱来垫付和解决。“但我真的没有(钱)了,到今天为止,实再没有任何办法了。”

《遗书》显示,孙某印希望用自杀来维权,“移动公司给的钱,首先要付给拖欠大伙的工资、偿还我所欠的私人债务、公司所欠的债务,如果最后还有钱,请留给我的儿子,让他的妈妈来抚养他长大。“我弟弟今天上午又晕倒了。”9月13日下午,孙某印的哥哥孙先生匆匆赶往医院,只见弟弟重新重新装上了心电监护仪、氧气管,躺在床上,刚刚经历过一场抢救。

孙先生称,他也是河北威云科技公司的一名员工,这家信息科技公司倾注了弟弟十余年的心血。

为了完成安平县的这一项目,公司在一段时间内只能专心做这样一件事。项目的签订日期是2020年8月,产品交付使用是在2020年11月。“到现在,200多万元工程款,我们公司没有拿到一分钱。”

孙先生称,因为衡水移动推诿不履行合同,孙某印被移动相关负责人拉黑电话不能沟通,验收不知期限,付款不知期限,孙某印无颜面对公司同事,也无法处理各种到期债务,9月10日下午约5时起,孙某印通过微信向亲人交代后事,随即失联,看到他发布的朋友圈遗书,家属当日晚向派出所报警,在警方协助下通过技术手段定位到他大概位置,公司的几位同事找到已经昏迷在车内的孙某印,当时车内发现酒瓶,他手里紧紧握着一把水果刀,随即孙某印被送到医院抢救。

“我后来才通过他断断续续的简短描述、手机各种记录,才知道他早有了自杀倾向。我父亲在生前因为睡眠质量不好,留下有安眠药。弟弟喝了整整一瓶红酒,服用了大量安眠药,手腕还有刀痕。”孙先生告诉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经过几天治疗,弟弟的情况有了一点好转,但在9月13日上午,又晕倒了。孙先生称,在孙某印自杀当晚,衡水移动公司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前往医院看望,现在双方可以正常沟通交流了。在孙某印晕倒时,孙先生正在与衡水移动的工作人员协商。“我们交付的产品已经正常使用了10个多月了,现在才组织验收。今天衡水移动和安平县移动的人都来了,现场专家口头称满意,客户也表示满意,产品一直正常使用。但是这次并没有给我们出具书面验收报告,说具体的要回去走流程。”

“其实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要求按照合同办事。等到拿到钱之后,我们希望还能继续从事软件开发工作。”孙先生称,弟弟孙某印在软件开发这一行做了十多年了,从2012年开始自己创业,开了一家软件信息公司,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公司虽然不大,但是客户的项目都会按质按量完成。当时公司有50多个人,那一段时间只做这一个项目,可是因为迟迟没有验收结款,公司开始发不出工资,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开,现在加上孙某印本人,也就7个人留下来了。孙某印把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还被多人起诉,他本人以及公司的信誉都因此受到影响。

孙先生向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表示,孙某印本人写的那段文字,他们可以负法律责任,说都是尊重事实的。“弟弟是个技术型人才,性格非常老实,可能在人情世故上不太擅长。在催款时,他也不懂,被反反复复推来推去,他想不通为什么合同这样写着,却无法执行,这才钻了牛角尖。”

9月13日上午,潇湘晨报记者通过一份公开的衡水市新闻发言人的名单,联系到名单中衡水移动公司一名陈姓副总。电话接通后,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表示,陈姓副总已经离职,现在衡水移动公司已经关注到此事,但目前网上消息仅为孙某印单方面讲述。

9月13日下午,衡水移动公司通过电话向潇湘晨报记者回应称,对于孙某印的事情,公司非常重视,现在公司正在依法依规的妥善处理中。目前公司的主管部门给我们作出了相关指示,有关此事细节暂时不便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