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月明

  2010年春节前,有幸与村干部邀请的王继兴老师相聚,都一个村的数位老乡,因情而请,请王老师写故乡一书以为村志历史。书取名《故乡月明》。


      王老师是在病床上写好的初稿,第一时间把稿件给我学习,书籍出版后我又看了一遍,这次,因倡议村志,住院期间我又拜读一遍。四十有八,身上的毛病因胖而多。十个胖子九个在饮食起居上不自律。我属于多数。自律是勇于对颓废的另一个“我”战斗,可能我总是被斗败的那位胖子。


     春天,黄色油菜花,清澈见底的河水向东流着,带着柳条编织的帽子,“呜呜”的吹着柳笛;阳光透过嫩绿的杨树叶刺到躺在稻草垛上的我们,用手捂着睁着的眼睛,阳光透过手掌——鲜红色的,孩童们开心的说笑……对于童年春天夜晚的记忆不深,也许,累了一天,睡得早,睡得好。


      元旦前后,已是深冬。20岁的我,坐火车从郑州到家,忠义车站下车。探头出车厢,刺骨的冷,车厢内的温暖瞬间被室外温度同化。


      夜晚十点多,一个人,步行五里地到新城村。周围寂静,月亮如盖,把自己的影子刺在身后,人与影拖移而行。虽然孤寂但很踏实。一步步踩在坚硬的土路上,一深一浅的向南而行。


      很多事集聚久了,不能释怀,回家。踏上土路的一瞬间,踏实了,就有力量了,解决了。解决问题的不是事件和方法,是转瞬间的心结打开。


      暴雨和闪电,开车途中,距离家很近。我会在空旷的道路上停下车来,打开双闪,手机关机,车熄火,点烟神往村庄。一丝乡愁,伴随着香烟的明暗,化作一缕缕青烟。三十三岁,有了乡愁。


      八月七号,立秋。抗涝抗疫十多天。头晕住院。上次是二零一八年八月汝南碧桂园035,异体蛋白过敏。三年时间。都是在用心打完打胜一次冲锋后身体有恙。彻底的睡上几天,彻底的放空自己。来看病时,我带着一本书《故乡月明》,三天时间,看完。王继兴老师书中的明月,里边有童趣,有乡情,有追古,有热爱!在他的心头悬挂了八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