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看不见的中建三局

中建三局出了一本书—《敢为天下先》,记录了三局50多年来的发展历程,展示三局辉煌背后的筚路蓝缕和几代人的攻坚克难、勇攀高峰。发展到今天,三局已经成为所有建筑央企二级工程局里合同额、利润、营业收入最高的企业,2016年新签合同3100亿元,营业收入1440亿元,利润55亿元,这是一般建筑企业难以企及的目标。

攀成德与三局从2005年开始,长期合作,由于这种工作关系,笔者与三局接触比较多,参与过三局“十一五”到“十三五”的三个五年规划,参加过三局的一些会议,读过三局所有的制度、流程文件,与2005年来的核心领导有过比较多的交流和沟通,在我看来,除了《敢为天下先》里的三局,还有另一个外部人看不到的三局。

一、看得见的是成绩,看不见的是心酸和苦涩。

建筑人的心酸和苦涩只有建筑人知道,三局人的心酸和苦涩只有三局人知道。今天,三局在高层建筑领域确立了领先地位,用三局的话来说叫“高大精尖特”,成功的背后,是一次次艰难的技术突破,而技术突破的背后,是一次次失败后的咬牙前行:三天一层的“深圳速度”经历过连续三次失败;鲁班奖的背后是“四砸马赛克”的痛苦选择;“地王大厦”钢铁铸就的辉煌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事故现场寻找原因;今天在国内市场的布局完善,来自于早年在无数不受待见、拒之门外的冷眼后对市场保护的突破;海外布局,是那些一波三折工程的艰苦磨练。《敢为天下先》里的三局总是“屡战屡胜”,其背后却是“屡败屡战”的精神在支撑。无论过去还是今天,三局人并不比其他建筑企业人聪明,成功背后是“五加二”、“白加黑”,是承受更多的委屈、经受更多的挫折,在心酸和苦涩中奋勇前行。

二、看得见的是能力,看不见的是开放和包容。

巨大的成就奠定了中建三局今天的江湖地位,作为傍观者,我以为在企业管理、团队建设、项目管理等方面,三局超越了很多建筑企业。当你跟三局人沟通的时候,他们有一种满满的自豪感,但仅停留在这种感受,那就错了,能力的背后,是一种开放的精神。笔者参加过三局“十一五”到“十三五”三个五年的规划工作,在“十二五”规划评审时,三局邀请了最强的竞争对手上海建工的高层领导参与评审,会后一起吃饭,这位领导发自肺腑地说:“三局这种开放精神太值得我们学习了!”;“十二五”规划中,提出大力发展基础设施、海外业务,三局到中交四航局、上海城建学习,三局去学习的团队规模之大、层次之高,可以看出他们取经之诚;去年11月份,我去国内某顶尖造桥企业调研,与其董事长沟通,他谈到三局想进入桥梁建设领域,用PPP模式拿下了宜昌一座大桥,三局董事长亲自跟他联系沟通,这两家企业在宜昌的长江公路大桥上开展了合作。攀成德为中建三局服务时间已经到了12个年头,以笔者的体会,三局的开放精神是文化和理念的开放,经营的开放。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开放和包容,这是您看不见的中建三局。

三、看得见的是拼搏,看不见的是忧患和前瞻。

三局的拼搏精神,攀枝花的“弄弄坪”算是起点,往后则是“深圳速度”、“中国高度”等。为什么三局会持续拼搏?是一种深深的忧患意识,三局的忧患意识不仅是对未来之忧,也是上下同忧。

做“十二五”战略规划期间,笔者与三局的一位高层领导有过一个下午的沟通,这位领导跟我探讨的问题是,大型工程企业的核心能力究竟是什么?三局如何塑造这样的核心能力?塑造这种能力需要多久?作为研究者,我一直认为工程企业的核心能力是两个:1、工程总承包能力;2、BOT业务能力。这位高层领导对三局如何建设这些能力,表现出深深的忧虑:三局三万人,人员的结构和能力高度重复,主要集中于施工总包;即使收购了设计院,设计的技术能力依然难以塑造,设计和施工的融合困难重重;而BOT对于当时的三局,既没有这样的业务机会,也没有金融能力,转型慢慢长路。这是高层之忧,是前瞻的未来之忧。

无论是私下的沟通,还是公开的会议,三局内部很少讲成绩,多是谈问题。一位局总部企划经理总是跟我说,“我们三局问题太多,夜以继日也解决不完”,其言之忠诚、其情之恳切,让人感觉到力量;我到三局某子公司去沟通,接待我的领导跟我探讨:“高大精尖特”的项目正在减少,三局也需要承接一些普通的住宅建设业务,如何在做这些业务时,打造和江浙民营建筑企业同样的成本优势?笔者去过三局的西北公司、广东公司、华东公司,他们总会提出各种忧虑。这是前线将士之忧,也是上下同忧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也是您看不见的三局。

作为优秀的建筑企业,三局闪光的地方很多,比如基层员工的务实、快速反应、迅速执行,中层领导的拼搏、开放、包容,高层领导的使命感、系统思维、乐观与忧患意识并存等等,这些都是优秀企业的共同品质。我曾经问一位三局退休10年的老同志,能否用一句话总结三局的成功经验?他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能指望神仙皇帝,企业要直面市场竞争,自己救自己”。

对于如三局这样的优秀建筑企业,未来的挑战将越来越大,原因很简单,建筑业目前正处在一个关键的转型阶段,建筑企业也必须转型,而大企业、优秀企业的惯性非常大,转型更难,正如易军副部长在《敢为天下先》序言中所说,“奋斗追逐着梦想,足迹孕育辉煌”,有梦、有奋斗、才有辉煌,三局能,我相信其他建筑企业也能。